朱婷率队捧得土耳其超级杯打响新赛季头炮

加盟土耳其女排联赛的朱婷再为本队夺得超级杯冠军。在土耳其女排超级杯中,朱婷领衔的瓦基弗银行队以3比0完胜上赛季联赛冠军费内巴切,这也是朱婷新赛季首冠。至此,朱婷在海外联赛已经收获欧冠、世俱杯、土耳其超级杯三个冠军。

本赛季的瓦基弗银行队与朱婷签下女排世界目前第一高薪合同,朱婷也在新赛季首战尽情发挥。此役朱婷首发出战,同时她的好搭档斯洛特耶斯、拉西奇也均首发。虽然费内巴切实力也很强大,但是朱婷与斯洛特耶斯的火力凶猛,分别拿下了全场最高的15分,最终瓦基弗银行队取得新赛季开门红。超级杯的冠军也是朱婷在海外拿到的第三项荣誉,之前她已经拿下了欧冠与世俱杯两个极有分量的冠军,并且荣膺MVP,已是瓦基弗银行队当之无愧的一姐。

这个冠军是朱婷在土耳其的第一个本土冠军,朱婷也格外兴奋,身披中国国旗登上领奖台。新赛季才刚刚起步,朱婷还有更多的荣誉需要去争取。朱婷已经表示,她希望能够拿下所有冠军,如果能够如愿,朱婷将成就超级杯、联赛、土耳其杯、欧冠和世俱杯的五冠王荣誉。

郑智停赛过多无缘中超联赛年度最佳评奖

距离本赛季中超仅剩3轮未战的时候,联赛年度最佳奖项评选活动也于昨天中午12点正式启动。据了解,2017赛季中超年度评奖共有11大奖项待评选,其中“最佳运动员暨‘MVP’”及“最佳教练员”的评选最引人关注。根据评选办法,在中超联赛累计停赛超过4场的球员、累计停赛超过2场的教练员不得参选,这意味着国足老队长郑智及上港主帅博阿斯分别无缘这两个奖项。

和往年评奖大体相同,本赛季中超联赛评奖仍分别设立最佳球员、最佳门将、最佳教练员、U21最佳新人、最佳裁判员、最受欢迎本土球员及最佳球员阵容等,而U23最佳球员作为全新奖项被首度推出。该奖项的推出也是配合本赛季中超联赛本土U23球员新政的推行。

按照规则,中国足协技术委员会、职业联赛理事会投票提名,媒体及球迷分别进行投票,投票结果占据不同的权重比例,球迷可以从昨天中午12点开始投票。在诸多奖项中,“最佳运动员”与“最佳教练员”的分量较重。按照规则,各奖项的3名终极提名人选中必须至少有一人是本土候选人。从技术层面来说,国足与恒大双料队长郑智无疑是这个赛季在各条战线上最出色的本土球员,然而评选规则规定,在中超联赛累计停赛超过4场的球员不能获得提名,而在此前的中超比赛中郑智累计停赛6场,他也因此无缘该奖项评选,不得不说是一大遗憾。

而规则同样规定,累计停赛超两场的教练员也不能获得“最佳教练员”评选提名,上港主帅博阿斯虽然率队在三线创出佳绩,但因为他已经累计停赛10场,同样无缘参选。恒大主帅斯科拉里此前曾经公开指责足协被禁赛一场,而在上周末恒大与延边比赛期间他又被裁判罚上看台,如果他被追加停赛一场以上,也将无缘参选。

恒大换帅风声又起人选与拜仁“巧合”引热议

距离2017赛季中超联赛落幕只剩3轮的时候,关于联赛内外援转会包括换帅的传闻此起彼伏。在巴西老帅斯科拉里本赛季结束后离任几成定局的情况下,外界先后将安切洛蒂、曼奇尼、克林斯曼甚至图赫尔的名字与恒大帅位联系到一起。虽然谜底有待恒大俱乐部最终揭晓,但从近年来联赛发展态势及引援、聘用外教的价码、品质来看,中超特别是联盟中的豪门俱乐部对洋帅“段位”的追求不断提升,甚至趋向于与欧洲“名流”俱乐部争抢当红名帅,他们的选帅难度也因此提升。

选洋帅始于韩风南风

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元年,甲A联赛沈阳六药队聘请俄罗斯人谢尔盖执教,由此开启了国内顶级职业联赛聘用外籍教练的序幕。此时中国职业足球更像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无论在技术层面还是思想层面都亟待各类补养,在外援与外教引进方面也处于“懵懂”状态。1997赛季延边引进韩国老教授崔殷泽,在国内足坛掀起了洋帅引进的“韩流”,朴钟焕、金正男、车范根、李章洙相继登陆中国联赛。

懵懂中的中国联赛非常热衷于紧随潮流。前南球队在国际赛场大放异彩特别是克罗地亚队在法国世界杯上获得季军的结果,让中国俱乐部把选帅目光投向前南教头,于是山东队1999赛季牵手前南斯拉夫功勋教头桑特拉奇,并一举荣膺当季联赛、杯赛双冠王。虽然2000赛季桑帅中途下课,但他凭借在山东取得的成就将科萨诺维奇、彼得洛维奇、乔里奇、奥斯托杰奇、皮特科维奇、图巴科维奇等一干前南名帅引入中国联赛,甚至是中国国字号球队帅位,比如杜伊科维奇、福拉多、布拉泽维奇。至于韩国及前南教练为何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流行于国内赛场,有业内人士给出的答案非常明了,“中国足球曾经长期‘恐韩’,师夷长技以制夷;前南教练足球技艺高超,且适应能力强;引进韩国与前南教练的费用相对要低”。

当今外教德系成主流

中国职业足球24年的发展历程实际也是国内俱乐部摸索引进外援名帅思路的24年。随着“异类”豪门恒大的出现,中超联赛的军备竞赛大幅升级。在优质内援稀缺的情况下,长期处于联赛第一集团甚至第二方阵的豪强开始不计成本地引进世界级外援,而跟着水涨船高的还有外教的“身价”。以恒大为例,在韩国人李章洙率队升入中超之后,俱乐部为迅速称霸国内乃至亚洲足坛,很快找到了“金牌教头”里皮,其继任者斯科拉里也是曾经率领巴西队荣膺世界杯冠军的世界级名帅。而恒大的投入模式实际也带动其他豪强效仿,一些处于国际足球板块强势地带的西欧、南欧教头渐渐成为中超俱乐部的热宠。比如西班牙人曼萨诺近几个赛季已经先后在国安、申花、恒丰证明其执教能力的高深,而随着2014年德国成为首支在南美荣膺世界杯冠军的欧洲球队,中、德足球界加深合作交流,越来越多的德国教练开始投身中超,在马加特加盟鲁能之后,施密特、施蒂利克也相继接手国安、亿利,虽然其能力有待进一步观察,但他们在带队初期均取得不俗战绩。施蒂利克麾下的亿利队在3连胜后保级形势渐渐转危为安。而在斯科拉里即将离开恒大的传闻爆出后,有多位世界名帅的名字与俱乐部联系到一起,其中就包括克林斯曼、图赫尔两个德国人。很显然,德国教练已经成为中国俱乐部追逐的重点目标。

砸钱未必能拿下名帅

随着中超联赛竞技水平不断攀升,联赛竞争也愈发激烈,随之而来的是内外援及外教引进竞争的激烈。竞争来自内部及外部两个层面,在内部,经纪人会将手中的名外援名洋帅材料发送给不同的豪门俱乐部,视开价选择合作对象。正如曼萨诺此前透露的,最早有意引进他的中国俱乐部并不是国安而是鲁能。至于外部竞争恐怕更为复杂。说到此,就不能不重提国内顶级俱乐部选帅思路的持续变化。20年前,申花中途改用前波兰主帅安杰伊可能花费只有区区几十万美元,而现如今中超甚至中甲选帅的品位不断提升,选帅价码也都骤增至几百万美元甚至千万美元,像安蒂奇这样的名帅甚至都不能在中甲立足。中超俱乐部选洋帅也不像以往那样只重名气、战绩,还对教练人选的品质、年龄甚至思辨方式都有严格要求,也就是所谓的符合俱乐部建设理念的才能进入视野。待到确定主要人选后,还要面临其他对手的争抢,比如恒大如果想签下图赫尔、曼奇尼这些年富力强的当红名帅,恐怕还需要与像拜仁这样的欧洲高水平俱乐部竞争。而从安切洛蒂此前公开宣布短期内不赴中超执教来看,恒大欲在选帅方面“更上一层楼”,仅仅挥出金元大棒恐怕未能如愿。

距离本赛季中超联赛还剩下3轮,相当一部分俱乐部都未雨绸缪,开始为新赛季做准备。在中国足协推出U23本土球员及外援新政之后,各俱乐部在投入问题上更趋于理性,但恰恰因为这些原因,他们在选帅等具体工作中需要更加精益求精,难度也大幅提升,这是足球职业化进程中不能回避的现实问题。